主页 > U生活人 >即使是玛莉莎‧梅尔,也无法拯救雅虎? >

即使是玛莉莎‧梅尔,也无法拯救雅虎?

U生活人 2020-06-22

即使是玛莉莎‧梅尔,也无法拯救雅虎?

近四千名雅虎员工正坐着等玛莉莎‧梅尔为自己辩解。

时间是二○一三年十一月七日星期四,上午十点三十分,部分圣塔莫妮卡与纽约办公室的雅虎员工坐在桌前,紧盯着电脑萤幕上播送的画面。

雅虎总部位于加州森尼维尔市,地处硅谷中心,比邻一○一号国道。此时,两千名左右的员工聚集在偌大的自助餐厅里。

这间阳光普照、窗明几净的餐厅叫做「URLs」,大约在二十年前,雅虎刚创立时,提供的就是 URL 网站地址。雅虎的原始版本是一个灰色的页面,里头除了提供网站连结的目录,最上方还有个亲切的标誌。

URLs 这个名字取得非常贴切,发音听起来很像「Earl’s」,意思是「厄尔的餐馆」,与餐厅所营造的五○年代自助餐馆风格相得益彰。

走进餐厅,迎面而来的招牌上写着:「来 URLs 吃饭。」

这块招牌,是雅虎总部众多美丽且独特的风情之一。其他像是:雅虎的园区叫做 Hoo、员工们都自称是雅虎人、大厅里有一头迎接访客的紫牛塑像、每个雅虎标誌的结尾都会加上惊叹号等等。
但雅虎员工在二○一三年十一月那天的心情可不美丽。

部分在场的员工无法压抑他们的怒火。他们愤怒升迁与加薪被拒,愤怒工作好像无止尽的加重,愤怒新进员工领了比自己还要多的薪水。他们对玛莉莎似乎总是说一套却做一套而感到愤怒。

因为一切都是玛莉莎说了算。

不过,多数聚集于此的员工和主管并没有这幺愤怒,他们只是感到困惑。他们相信,玛莉莎是位优秀又认真工作的执行长,而且真正关心雅虎的福祉、员工与使用者。在玛莉莎二○一二年七月离开谷歌(Google)前往雅虎上任,带来势不可当的变革,为公司重新注入活力时,他们就如此相信着。

玛莉莎尚未就任前,雅虎的停车场在星期四下午四点半已经是空空蕩蕩,员工们老早就回家欢度週末;雅虎的产品经过好几年才会更新,而竞争对手却只需要几个月甚至几週。此外,雅虎在 Android 和 iPhone 上的应用程式并不怎幺高明。

然而,就在玛莉莎上任几週后,停车场变得一位难求,到了星期五傍晚,总部仍旧忙得不可开交。数个月之内,雅虎以过去十几年来前所未见的速度更新产品;一年之内,雅虎的产品设计便赢得众多媒体的奖项与盛誉。直至二○一三年夏季为止,雅虎每季都会收到数以万计的求职履历。更重要的是,雅虎终于有了专门研发智慧型手机应用程式的数百人团队。

但是现在,许多曾经推崇玛莉莎的雅虎人都感到纳闷,纳闷她为什幺要放弃自己过去所赢得的声誉?从目前推出的一连串政策来看,往好的方面想,她只是执行过程粗糙,而且没有对员工好好解释;可是说难听点,这些计画方针摆明就是错的。自玛莉莎任职雅虎以来,员工们第一次打从心底怀疑:「玛莉莎是否真的想要拯救雅虎?」

玛莉莎坐在众人面前,一张餐厅角落舞台旁的椅子上,椅子附近有张小桌子。她手里拿着东西,看起来像是书本,又像是绘有插图的资料夹。

几个月前,时尚杂誌《Vogue》刊出了玛莉莎的照片。照片中的玛莉莎倒倚在长椅上,金髮整齐的披散,闪亮如白金。她穿着一袭合身的迈可‧寇斯蓝洋装,脚踩圣罗兰高跟鞋,搭配暗红色脣妆,微睁的眼眸睥睨着镜头。

而当天的玛莉莎看起来却是判若两人。她焦虑、紧张、不安,湿漉漉的头髮没有吹整,脸上也未施脂粉。

玛莉莎知道员工餐厅里瀰漫着愤怒与困惑,整个星期她都感受到了。

玛莉莎入主雅虎后的新政之一,就是在每个星期五下午召集全体员工开会,这个会议被称为「FYI 会议」。而开会的重点在于:为了让公司彻底透明化。因为多年来,雅虎员工都是透过报章媒体才得知高层决策,这些报导大多是由记者凯拉‧舒维瑟(Kara Swisher)所撰。

FYI 会议开始时,玛莉莎先提醒员工必须对会议内容保密,接着介绍新进员工、颁发服务奖章,并表扬雅虎「本週之光」。随后她或其他主管会进行深入探讨,报告诸如雅虎为何购併某家公司、某项新产品将如何运作等主题。议程最后开放员工提问,面对这些问题,玛莉莎可能会亲上火线,或是钦点某位直属主管接下烫手山芋。

虽然偶尔会有人在餐厅现场发问,但一般来说,还是会让大家事先提交问题。员工们可以利用内部网路的应用程式「雅虎主持人」,在当週会议之前提问。公司里的每个人都能够看到大家所提出的疑问,也会票选出他们希望玛莉莎回答的问题。

在接下来的一年里,雅虎员工向玛莉莎提出许多机密且尖锐的问题,而她或她的直属主管也都十分坦率的回应。热门的问题像是:「媒体报导中的裁员与改组现况为何?」或者是:「妳为什幺不聘用更多的人才?」每当雅虎砸下好几百万买下一间新创公司时,员工们都会要求玛莉莎解释。

终于,在二○一三年十月的某个星期五,有人询问玛莉莎是否可以在会议上接受不具名的提问?她说可以。

于是问题纷纷涌进,尖锐的程度让玛莉莎决定不能等到星期五才回应。

就在这个星期四,二○一三年十一月七日,公司全体员工都在等待玛莉莎发言,希望她能重现,致力让雅虎恢复网际网路产业里应有地位的执行长风範。

玛莉莎深深吸了一口气。她先跟大家打了声招呼,提醒大家务必对会议内容保密,然后说,在看过所有人的提问后,她想读点东西给大家听。这就是玛莉莎为什幺会揣着一本书在怀里,那是一本童书。

接着,她开始朗读。

「巴比有五分钱,这是他全部的财产。」
「他应该拿来买糖果,还是买蛋捲冰淇淋呢?」
玛莉莎高举绘本,想让大家看到插图。
「他应该拿来买吹泡泡的菸斗,还是买小木船呢?」

她翻开下一页。

「不过,或许买小卡车才是最棒的选择!」

餐厅里的员工面面相觑。远端办公室的员工坐在桌前,同样感到困惑。

玛莉莎到底想怎样?

她继续读下去。

「巴比烦恼的坐着,他左思右想,五分钱该怎幺用才好呢?」
玛莉莎似乎跳了几页,她继续读下去,声音有些颤抖。
「他可以拿来买小布袋、或者陀螺,也可以买风车送给弟弟。」
「巴比又想,还是应该拿来买铅笔盒呢?」

玛莉莎的声音听起来似乎非常沮丧,彷彿要是大家都能了解她大声朗读的故事,现场所有的愤怒与困惑就可以一扫而空。

「想着想着,巴比突然灵光一闪,」玛莉莎一面读着,一面翻到最后一页。
「五分钱就该这样用……」

她再次高举绘本,想让大家看到最后一页的插图。插图上画着一个骑着旋转木马的红髮小男孩。
几乎没有人能看得到。
也没有人能听得懂玛莉莎想说的话。

***

讽刺的是,正因玛莉莎在一年前决定不裁撤五千名员工,所以二○一三年十一月的那个星期四,她才必须要在满屋子士气低迷又困惑的雅虎人面前为自己辩解。

事实上,玛莉莎已经是三度做出这样的决定。

二○一二年夏天,她加入雅虎后,首要行程就是和公司主管詹姆斯‧赫克曼(Jim Heckman)开会。在玛莉莎空降前,赫克曼曾是雅虎临时管理团队的顶尖协调整合人。在那次会议中,赫克曼告诉玛莉莎,他与谷歌、微软(Microsoft)和一家名为 AppNexus 的纽约广告科技公司提出交易,计划要把雅虎的各项业务外包出去,这样就能为公司裁撤三分之一的员工。

而就在会后当天,玛莉莎取消掉所有的交易,并要求赫克曼离开公司。

接着,她必须决定如何处置「阿尔发计画」(Project Alpha)。

阿尔发计画是雅虎彻底改革的代号,由前任执行长史考特‧汤普森(Scott Thompson)推行。汤普森在雅虎担任执行长的时间不长,只有短短的五个月,但却对雅虎有着很深的影响。阿尔发计画要求雅虎把资料中心的数量从三十一个减到六个,并且要裁撤三分之一的员工。汤普森在二○一二年四月四日展开阿尔发计画,当时,有数百名的雅虎员工得知他们终将被解雇,只是时候未到,也就是所谓的「转职过渡阶段」。

阿尔发计画企图以裁撤掉整个部门来减少雅虎的员工,而非评鉴每个团队里每位员工的表现,区分谁是应该离开的糟糕员工、谁是应该留任的优秀员工,即使那意谓着调动单位。玛莉莎听闻后简直不敢相信。很快的,她决定缩小阿尔发计画的範围,要求高阶主管保留被汤普森打入转职过渡阶段的优秀员工。二○一二年九月二十八日的 FYI 会议中,玛莉莎告诉员工,汤普森的计画已经伤害了雅虎的文化,她不会採取这样的策略来削减成本。

最后,玛莉莎必须面对董事会,董事会也要她大幅裁员。

雅虎董事会在二○一二年七月雇用玛莉莎,董事会的立场很清楚,他们希望玛莉莎裁掉百分之三十五到百分之五十的员工。

玛莉莎似乎能了解公司的政策,但并未在面试时保证。不过,她的确同意雅虎需要削减成本,减少产品数量,追求更高品质。她在二○一二年九月第一次董事会时承诺,她会提出削减成本的策略。

玛莉莎在二○一二年夏季接掌雅虎时,业界普遍的看法是雅虎需要大规模裁员。玛莉莎应聘的那週,马克‧安德生(Marc Andressen)告诉记者,他认为雅虎应该裁掉一万至一万两千人。安德生是广受尊崇的创投者,二○一一年他所属的私募基金公司曾考虑买下雅虎。

所以九月召开董事会时,几位董事都很期待她会提出裁员计画,包括聘任玛莉莎的最大推手,避险基金经理丹尼尔‧勒布(Dan Leob)。

然而,勒布和董事会其他人的期待落空了。玛莉莎告诉他们,任何形式的裁员都会重挫员工士气,更遑论裁掉百分之三十五到五十的人。她认为,雅虎的基础结构实在太过庞杂,盲目砍掉整个团队很不明智。她说雅虎必须尽其所能的寻找优秀人才,方能翻身,而她不想冒险让优秀人才流落街头。

会议室里的气氛很紧张,包含勒布在内的许多董事并不想听到这样的话。但是几个月前他们才在玛莉莎身上下了赌注,他们别无选择,只能按照她的计画进行。

玛莉莎非常兴奋。

二○一二年十月十二日,在FYI会议上,有员工询问关于裁员的报导是否属实,玛莉莎有了分享好消息的机会。

玛莉莎站上舞台,在巨大的紫色布幕前说:「所以,有没有关于大规模裁员以及改组的祕密谈判在进行中呢?」

「没有。」
「我有和别人讨论过这个话题吗?」
「没有。」
「这件事情让我苦恼吗?」
「是的。」
「你可能听过或读过马克‧安德生等人评论雅虎该裁员多少。我听过那些意见吗?」
「是的。」
「那些意见让我苦恼吗?」
「是的。」
「我有积极考虑过那些计画吗?」
「没有。」

她说,雅虎还是需要做些改变,但她希望是「小改变」。

「至于目前,我们并不打算裁员。我们考虑的是如何让公司组织健全。我无法保证未来在这点上不会改变,但是至少现在,公司并没有积极规划或是讨论。」

她又说,透过设定目标,并运用目标评估「谁的表现优异」和「谁的表现差强人意」,雅虎会成为「体质良好的公司」。会议中几乎没人去多想她以上这番话的真正意思。他们只听进玛莉莎的那句话:「我不会把你或你的朋友炒鱿鱼。」

雅虎人开始拍手。玛莉莎喜欢这样的喝采。

「你们是该觉得宽心。」她说:「那值得一阵热烈掌声,代表每个人都大大鬆了一口气。」

您可能有兴趣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