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B悦生活 >赶替妈妈庆生,却被酒驾撞命危…她徘徊医院逢人问:现在几点? >

赶替妈妈庆生,却被酒驾撞命危…她徘徊医院逢人问:现在几点?

B悦生活 2020-05-28
赶替妈妈庆生,却被酒驾撞命危…她徘徊医院逢人问:现在几点?

※本篇为【小柠檬】专栏投稿者真实经历,涉及个人观感,请斟酌阅读。

※内文人物皆以化名呈现。

『请问现在几点了?』

一个谜样的声音在加护病房的角落,焦急的询问着,彷彿担心错过重要的约定。

「快点快点!伤患到院前已死亡。」

赶替妈妈庆生,却被酒驾撞命危…她徘徊医院逢人问:现在几点?


▲附图为示意照,内文与照片中人物和地点无关(图/记者徐文彬摄)

救护车的后门开启,救护人员心急的交代出来接伤患的医护人员们。那时候我只是默默的路过,每天这样的事情不胜枚举,也早就习以为常了。过了几小时,我看见同学从急诊室过来,好奇之下问了一问。

「刚刚那个患者后来怎样?」

「噢!后来有急救成功,可能开完刀转加护病房吧!我不清楚耶!」同学淡淡的说着。

「你帮我顾一下,我马上就回来。」学姊说有新病人暂离,正好我手上没事,可以帮忙一下。

不过,我坐在软软的办公椅上,很快就睡着了。在半睡半醒间,我看见角落床位有个白色人影驻足在床边,我半闭着眼看着祂,祂似乎也察觉到我,于是缓缓的逼近。

『请问现在几点了?现在几点了?』祂并没有恶意,但是口气有点急促,手上不知道拎着什幺。

突然间,啪的一声,我从刚刚的奇幻景象惊醒。正好学姊回来了,我悄悄拉着学姊到外面指着刚刚白影出现的地方,「请问那个床位的病人是」

「哦!她是前三天车祸送进来的女孩,情况不乐观,目前也无法自主呼吸。」

当天晚上接近午夜时分,我趴在桌上睡着了。

『请问现在几点了?』白影又一步步朝我走来。

「请问祢有什幺事情呢?」我关心的问道。

可是祂并没有回答我,只是不断重複问着同一个问题。

隔天,角落那床病人的妈妈来探望了,我便顺势与她聊了几句。

「您是张妈妈吧? 您辛苦了,探望时间都来看她。」我趁张妈妈走出外面,上前问道。

「我可怜的女儿啊!被酒驾撞到!我们两个相依为命,感情很好,她被撞到的那天还是我的生日啊我赶去车祸现场,蛋糕散落各处医师啊,我怎幺那幺歹命!我以为今年她工作,我也工作,我们的生活能够改善些」张妈妈边说,边哭倒在我身上。

这下子我明白了,当天是张妈妈的生日,张小姐于是在下班后买了生日蛋糕,要替妈妈庆祝,无奈遇上酒驾车祸,直到最后一刻仍旧心繫妈妈,所以才会出现手拎着蛋糕、逢人就询问时间的模样。

赶替妈妈庆生,却被酒驾撞命危…她徘徊医院逢人问:现在几点?

其实我们都知道,拔掉管子,张小姐就会脱离折磨,却还是希望奇蹟会出现。

我当下跟张妈妈说了这件事情,也说可能是我太累,请她别介意。

没想到,张妈妈哭得更心碎了。她说那一定是她女儿,一定是!

我只能安慰她:「阿姨没有啦,张小姐还在呼吸的,也许是我眼花」。

当天的第二次探望时间,张妈妈凑近女儿的耳边,不知道说了什幺。突然,机器发出哔哔哔的警告声。学长姐一拥而上,开始準备急救程序。

这时候,张妈妈流着眼泪说:「让她安静地走吧。不痛了,妈妈永远爱妳,下辈子再来当我的女儿」

张妈妈语毕,就连在场的学姊也忍不住哭了。

送走张小姐那天,我又梦见了她。她的轮廓不再模糊,也不再重複一样的问题,而是清晰的对我说:「谢谢姐姐,姐姐再见,妈妈收到我的生日祝福了。」

原来,张妈妈当天在她耳边说的是:「女儿乖,妈妈收到你的蛋糕了,谢谢妳。如果妳觉得痛苦,就离开没关係,妈妈自己可以的。以后,妈妈去妳的世界找妳相聚」。

而她,就是当初坐着救护车来医院,与我在急诊室擦身而过的伤患。

一场酒驾肇事,毁了一个相依为命的家庭,也毁了妈妈幸福的希望。今年的年初,冬天不怎幺冷,但是张小姐回家的路与张妈妈的心又暗又冷。

键盘小柠檬 长期徵集来自各个特殊职业领域的驻站作家!你是特别领域的达人吗?你有别人没有过的职业经历二三事吗?不论是有趣的、新奇的、爆笑的、感人的、恐怖的,欢迎和我们分享你的职业小故事!欢迎来信r4517@ettoday.net

键盘小柠檬脸书社团 欢迎自由投稿,还有机会登上网站让更多人看到你的故事喔!

键盘小柠檬官方噗浪来啰!

Plurk.com 

您可能有兴趣文章: